关于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2020版)

资管之家 齐精智律师
2020-10-19 06:16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2020版)

齐精智律师

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1条及第3条明确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基于夫妻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齐精智律师提示在上述司法解释公布之后,证明夫妻一方对外借贷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在于债权人而非债务人及其配偶,债务人及其配偶不用自证清白。

本文不惴浅陋,分析如下:

一、夫妻一方对外借款后,配偶支付部分利息的行为不构成对债务的追认,该债务不是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陕民终950号认为:认定夫妻共同债务需要夫妻双方对所负债务有共同的意思表示。涉案借款1500万元,明显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债权人即王少星负有举证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证明责任。一审庭审中,王少星认可姚洁并未参与公司的经营活动。王少星以姚洁曾于2014年1月29日向其转款80万元,主张该还款行为是对杜旭强借款的追认。但仅通过这一笔银行转款的行为,即认定姚洁具有对杜旭强所借1500万元债务追认的意思表示,依据不足。

二、借款人配偶没有工作家庭除借款人之外再无收入来源,应当认定借款人单方对外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陕民申1480号认为:本

案中,王某某向马明庆借款500万元用于矿山经营,而其家庭除王某某的经营外再无其他收入,陈显霞在家中只是负责照顾家庭,一直未参加工作,因此,借款虽是王某某单方从事的生产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但其配偶陈显霞一方分享了经营收益,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所负债务,属夫妻共同债务,二审认定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二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正确。

三、夫妻一方对外借款,另一方知情的,应当认定借款人单方对外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法官赵建民:由于魏伟与容晨的妻子蒋睿蕊同属一个单位,当时魏伟也是蒋睿蕊的科长,容晨借钱给肖丹丹也是通过其妻子蒋睿蕊给付,且本案所涉借款亦是通过容晨妻子蒋睿蕊从他自己卡上打给肖丹丹,肖丹丹向容晨妻子蒋睿蕊出具了借条。魏伟对借款事实应当是知晓的,且该款项也是在肖丹丹和魏伟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借,故一、二审法院判决认定肖丹丹的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并由魏伟对肖丹丹所借款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符合法律规定。

齐精智律师不同意上述判决内容,单纯的沉默在一般情形下并不构成承诺,只有当法律赋予合同相对方以作为义务时,当事人沉默方可视为同意。夫妻一方知情但从未表示追认的,不能视为夫妻一方对一方对外借款具有共同的意思表示。

四、夫妻双方为公司的股东并担任高管,夫妻一方对外

借款,没有注明借款用于公司、夫妻另也未签字,该借款直接打入借款人账户,公司没有盖章,法院认为是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陕民申31号认为:本院经审查认为,再审申请人徐安娜与王安平在涉案借款时系夫妻关系,且同为华通公司的股东,王安平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安娜是公司监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相关规定,徐安娜对华通公司的财务以及经营状况享有法定职责,应当了解、掌握华通公司的真实情况,徐安娜以其不知情进行抗辩无证据支持。原审判决认为,华通公司共有两名股东,即法定代表人王安平、监事徐安娜,两人系夫妻关系、共同经营,公司收益共享,袁芳有理由相信王安平借款用于其夫妻共同经营的华通公司,足以说明王安平在与徐安娜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借款用于华通公司经营,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的夫妻共同生产经营,该借款属于王安平与徐安娜夫妻共同债务,徐安娜依法应当承担共同偿还的责任,该理由并无不当。

齐精智律师不同意上述判决,债务人配偶即便是对借款知情也不能等同于同意。《民法典》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行为人可以明示或者默示作出意思表示。沉默只有在有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或者符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时,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法律没有规定,债务人的配偶在知道债务人借款后沉默就表示同意债务人借款的法律规定,故不能把债务人配偶知道债务人借款后的沉默等同于同意或者追认。

五、债权人能够证明夫妻一方借款用于共同经营,债务人夫妻未证明家庭共同生活开支与其投资的其他产业相互分离,为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陕民申1157号认为:纪斗贵与李梅系夫妻关系,纪斗贵为甘泉县丰源天燃气有限责任公司、甘泉丰源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梅为陕西纪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纪斗贵认可从赵桂英处的借款用于甘泉丰源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且在2016年借款确认上加盖有甘泉丰源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印章,李梅作为陕西纪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向赵桂英归还过借款,纪斗贵亦认可其与李梅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三家公司的盈利又用于投资其他行业,本案二审认定纪斗贵与李梅未提供证据证明家庭共同生活开支与其投资的其他产业相互分离,涉案借款系纪斗贵与李梅夫妻共同债务,判决李梅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并无不当。

六、夫妻一方对外借款用于其独资开设的公司,但该公司的收益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陕民申33号认为:本案中申请人乔芳在与被申请人郭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郭军以其个人名义向被申请人张军霞借款七十万元用于郭军独资设立的宝鸡西京金行有限公司的经营,该公司经营收入主要用于郭军及乔芳家庭共同生活以及购置房产等。且申请人乔芳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郭军在与张军霞借款时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故被申请人乔芳应当承当连带清偿责任,二审判决并无不当。

七、夫妻一方对外借款后,证据显示另一方通过自己的银行账户还款,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陕西高级人民法院(2018)陕民申2406号认为:本院经审查认为,再审申请人唐莹与原审被告系夫妻关系。2015年8月14日,原审被告刘青松与被申请人涂建生达成借款协议一份,约定刘青松向涂建生借款4000000元,借期半个月,借款期间月利率5分,刘青松以个人和家庭名下所有财产作为此笔借款的保证。协议达成当日,涂建生通过银行卡转账的方式支付刘青松人民币4000000元。刘青松在借款到期后陆续偿还的款项中有从唐莹账户支付给被申请人涂建生的情形,唐莹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债务属刘青松的个人债务,故原审认定涉案借款为刘青松、唐莹的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二人共同承担还款责任并无不当。

综上,即便是高级人民法院就同一事实或者相似事实,也有可能作出不同判决。

齐精智律师,陕西明乐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北大法学院北大法宝学堂特约讲师,公司股权、借贷担保、房产土地、合同纠纷专业律师,微信号qijingzhi009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