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夫妻共同财产当中权益与权能的配置

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贾敬伟
2020-06-11 05:51

财产权利当中,除了包含财产权益之外,往往也包含着非财产权益和权能。夫妻财产共有之本意,应在于财产权益之共有,而不在于非财产权益和权能之共有?夫妻共同财产所涉及的非财产权益和权能,应依照相关法律和协议安排另行配置?

    【全文】


      前些日子,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妻之间争夺公司控制权的冲突,一时成了引人注目和议论的事件。从法律角度来看,这场冲突的焦点在于,李国庆采取“夺印行动”的理由或依据是否成立?也就是说,由他召集的股东会临时会议所作的调整公司管理者的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对此进行判断,则大致需考量和斟酌两个问题:① 本次股东会临时会议的召集和举行,是否合乎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② 李国庆对于其在本次股东会临时会议上所持表决权的计算,是否合理、准确?以上两个问题,如果其答案都为“是”,那么李国庆的“夺印行动”就是有理有据的。
     
      股东会临时会议的召集和举行是否合乎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只需澄清相关事实并与法律、章程相对照,就很容易作出判断。至于李国庆对自己所持的股东表决权(比例)的计算是否合理、准确,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则不然;这里实际上是要考量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时,股东表决权在夫妻之间如何计算或如何分配的问题。在笔者看来,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将夫妻财产共有关系当中权益与权能如何区分、如何配置的问题弄明白,在此基础上,才能讨论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时其中权益与权能如何配置的问题。然而,无论对于夫妻财产共有关系当中权益与权能的配置,还是对于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时其中权益与权能的配置,法律上都找不到相应规定,法理上也都缺少必要的研究和阐说。笔者也是因为旁观李、俞之争,才注意到这个实际上颇具普遍性和法律意义的问题,进而对其进行了一番思考,下面则是此番思考的一些心得。
     
      以笔者的理解,所谓财产权利、人身权利,通常都是由权利主体、权益、权能这三个要素构成的。权益,原本是人们所追求的、希望拥有或者希望其实现的特定的利益,这些利益一旦得到法律上的认可、支持和保护,就成为了具有法律意义的权益。权能,是指法律上设置并提供给权利主体、可供权利主体予以行使或运用,并以此主张、实现或维护其权益的特定的法律手段。权利主体,则是指依法享有权益和权能的自然人、法人以及其他组织。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诸如请求权、处分权等权能,往往也被称为“权利”;事实上,这些“权利”均系法律上特定的手段或措施,均须以既有的财产权利或人身权利为前提方得享有和行使,其存在则以维护或者实现特定的财产权益或人身权益为目的,因此,诸如此类的“权利”,实应理解为从属于财产权利或人身权利的权能。
     
      现实当中经常可以看到,单独的一个权利主体独自享有某项财产权利的情形。此时,该项财产权利所包含的权益和权能,当然是全部地、完整地为该权利主体所享有;这样的情况,显然不存在权益和权能应如何配置的问题。那么,什么时候才会涉及权益和权能的配置问题呢?在笔者看来,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① 原本只归属于单独的一个权利主体的财产权利,由于特定的法律制度而衍生出其他权利主体和权利的,例如监护人管理、处分被监护人财产的;或者,由于特定的协议安排而衍生出其他权利主体和权利的,例如财产所有权人授权他人经营、管理、处分其财产的。② 原本分别归属于两个或两个以上权利主体的财产权利,基于协议安排和特定的法律制度,而合成了新的权利主体和权利的,例如股东共同出资设立公司的,再如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合伙企业并推选产生了执行事务人的。③ 两个或两个以上权利主体共有的财产,由于特定财产的权属登记制度,而被登记于其中一方名下的,例如,夫妻共同购买的机动车,如果车辆所有人只允许登记为一个自然人,那么就只能登记在夫妻中一方的名下;或者,虽然特定财产的权属登记允许登记共有人(比如不动产的权属登记),但是基于共有人之间的明示或默示的协议安排而并未登记共有人,仍然登记在了一方名下的。
     
      婚姻家庭关系当中的夫妻财产共有关系,其中就颇多需要在权利主体之间配置权益和权能的情况。比如,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取得著作权、专利权的,就会涉及到权益和权能的配置问题。如果夫妻双方没有另行约定,那么这些知识产权当中的财产权益理应属于双方共有,但是,这些知识产权当中所包含的非财产权益如署名权、权能如处分权等,则不应由双方共有,而应归属于实际从事创作或发明的一方个人享有。由此可见,夫妻财产之共有,其本意应在于财产权益之共有,而不在于非财产权益和权能之共有;夫妻共同财产所涉及的非财产权益和权能,则应依照相关法律和协议安排另行配置。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范畴但权属登记于一方名下的特定财产,其权属登记之效力,固然不可否认其中财产权益仍归属于夫妻双方共有的法律事实,但是,笔者倾向于,将此类权属登记视为夫妻双方对于该项财产权当中非财产权益和权能的配置达成合意的表现或结果。也就是说,此类权属登记的法律后果,即是被登记为权利人的一方对于登记在其个人名下的特定财产,仅以其个人名义即可行使处分权、请求权等权能,而无须再去征得另一方的同意。这样的安排,则应视为夫妻双方的默示的合意。
     
      当然,基于财产权益的共有关系,以及法律上对于作为夫妻共同生活之重要基础的信赖关系的维护,即便夫妻共同财产当中特定财产之权属被登记于一方名下,也并不意味着该方就此享有了完全不受限制的处分权或其他权能。法律上的必要的限制,至少应体现在以下两方面:① 被登记为权利人的一方,应向另一方承担诚实和善良管理之义务;② 另一方相应保留最低限度的必要权能,比如,当作为记名权利人的一方违反诚实和善良管理义务,以显然不合理的对价处分共同财产时(比如,以明显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转让大额财产,或者以明显高于市场行情的价格受让大额财产),或者,作为记名权利人的一方与第三人恶意串通处分大额财产时,另一方应有权阻止该交易或者有权行使合同撤销权、合同无效确认请求权等权能。
     
      同时,夫妻财产共有关系当中,那些直接服务于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家庭生活的特定财产,比如夫妻共同居住或家庭居住的房产、夫妻共同使用或家庭使用的机动车等,即便其权利人仅登记为夫妻中一方,亦须排除于该方个人有权处分范围之外;也就是说,此类共同财产无论其权属登记于夫妻哪一方名下,均须夫妻双方一致同意方可予以处分。此外,如果夫妻双方就特定财产另行订有协议,而且协议足以说明,针对该财产的某项权能并不属于被登记为权利人之一方的,则前述权能之配置当然应从其约定。
     
      现在,回到本文最初讨论的问题: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时,应如何理解和判断其中财产权益、非财产权益和权能的配置呢?首先,我们需要区分股权当中的财产权益、非财产权益与权能。在笔者看来,股权当中的财产权益大致包括:股权本身的经济价值、股东分得的股利、股权转让时所获得的对价,以及公司清算时股东分得的剩余财产等。股权当中的非财产权益则大致包括:选任管理者、知情、监督、表决等权益。至于股权当中所包含的权能,则应是从属于和服务于前述财产权益、非财产权益的若干请求权和处分权。
     
      现实当中,以夫妻共同财产向公司出资或者从他人名下受让而取得的股权,其中既有登记夫妻中一方为股东的,也有夫妻双方分别登记为股东的,甚或也有无记名的。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但登记于夫妻中一方名下的,其中所包含的财产权益当然仍归属于夫妻双方共有,至于其中的非财产权益以及权能,则应视为由夫妻双方默示合意而配置给作为记名股东的一方个人享有和行使。公司法律实务当中,实际上就是这样配置的,至少笔者从未听说过,哪家公司曾在需要其股东行使表决权的时候,要求已婚的自然人股东须携配偶共同参与,或者要求已婚的自然人股东提交其配偶签署的授权文书的。
     
      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分别登记于夫妻双方个人名下的,笔者以为,这样的选择(如果不存在另行约定的话),亦应视为夫妻双方对于股权当中非财产权益和权能如何配置的默示的约定;其约定的内容,则应是将股权当中所包含的选任、知情、表决等非财产权益以及请求权、处分权等诸项权能,分别配置给夫妻双方,由夫妻双方各自依照登记在其个人名下的出资比例/持股比例,并依照公司章程相关规定来享有和行使。无记名股票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对于其中非财产权益以及权能的配置,夫妻双方如有约定,当然从其约定,没有约定的,似应将持有或提交该股票的一方等同于记名股东而相应配置非财产权益和权能。
     
      这次的李、俞之争当中,李国庆对于其本人持有的股东表决权(比例),大约是这样计算的:李所持表决权比例=(登记在李名下的持股比例+登记在俞名下的持股比例)÷2。如此计算的思路或理由无非是:既然股权是夫妻共同财产,那么其中的财产权益和非财产权益就都应当由夫妻双方均等共享或者平分,既然是均等共享或者平分,那么登记在俞名下的持股比例和表决权就应分出50%给李,登记在李名下的持股比例和表决权也同样分出50%给俞,进而就得出了这样的计算结果。这样的思路和计算方法,恐怕站不住脚:按照这样的思路,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时,其中的非财产权益和权能也应当由夫妻双方均等共享,也就是说股权由谁(记名)持有并无任何实际意义;在笔者看来,这样的理解实在过于粗率,既不合乎法理,亦有悖于公司治理以及交易秩序之要求。
     
      以上所述,系由现实案例偶然引发的一番思考。这番思考和论述,可以说既不周密、亦非严谨,不过一家之言,难免浅陋之见。笔者之自期,亦在于抛砖引玉,希望能借此引起学界对于权利、权益、权能之不同概念、夫妻共同财产之法律意义以及其中权益与权能的配置问题的关注和更多研讨,从而有助于澄清法律上或法理上相关的误区、盲区,解答现实生活和交易秩序当中相关的疑问和困惑,同时,也为相关法律法规之完善提供有价值的或者必要的思路和意见。


    【作者简介】

    贾敬伟,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