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委托贷款未偿还,LP代基金起诉获支持

资管之家综合 admin
2020-02-25 07:31

案情简介:

2003年,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元百利公司)设立了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系列专项资金管理计划 ,并以该资管计划项下全部委托理财资产 49230万元出资 ,作为 LP参与深圳吾思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吾思基金公司)作为 GP设立的吾思十八期 (有限合伙 )(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吾思十八期),并由吾思十八期将全部资金通过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上步支行(以下简称上步中行)向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华鸿业公司)发放贷款。

丰华鸿业公司为担保履行上述委托贷款合同项下偿还贷款本息等义务,与吾思十八期签订了《应收账款质押合同》,以其对官渡国投公司享有的应收账款向吾思十八期提供质押担保;

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泰房产公司)与吾思十八期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以其持有的丰华鸿业公司70%的股权质押给吾思十八期;

同时佳泰房产公司、楚雄润泰置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泰置业公司)、李锐锋、张立新与吾思十八期签订了《保证合同》,约定:佳泰房产公司、润泰置业公司、李锐锋、张立新为鸿业公司履行上述委托贷款合同还本付息等各项义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期限为自主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之次日起2年。

2014年 6 23日,吾思十八期及其执行合伙人吾思基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志刚及丰华鸿业公司、佳泰房产公司、润泰置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锐锋,在另案中涉嫌合同诈骗,被上海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4年 8 25日,金元百利公司致吾思十八期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吾思基金公司《通知函》:要求吾思基金公司作为吾思十八期的执行合伙人,对丰华鸿业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及时采取法律措施,清收本案所涉委托贷款本息,并告知如执行合伙人不及时采取措施,金元百利公司作为吾思十八期的有限合伙人,为维护吾思十八期合伙企业的利息,将以金元百利公司的名义向丰华鸿业公司及相关当事人采取法律措施。

2014年 9 24 ,吾思十八期登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代表李建刚致金元百利公司《情况说明》称:由于吾思基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志刚涉嫌犯罪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逮捕,吾思基金公司及吾思十八期的公章及账户等也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扣押与冻结,吾思基金公司及吾思十八期目前无法就解决面临的法律问题支付律师费、诉讼费及其他相关费用;吾思基金公司作为吾思十八期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无法就涉案的委托贷款合同纠纷履行提起诉讼的相关职责。

2015年 5 18日,金元百利公司向上步中行发出《通知函》,要求上步中行对涉案的委托贷款合同项下的借款人、担保人提起诉讼。 2015 5 21日,上步中行复函金元百利公司称:起诉事宜应由委托贷款的委托人决定,委托贷款的委托人有权自行起诉。

后,金元百利公司向法院诉请:

1、判决丰华鸿业公司立即支付吾思十八期借款本金 49230万元、利息 146,625,000元、罚息 36,145,548.17元(暂计至 2015 5 18日),及自 2015 5 19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罚息(以贷款本金金额和利息金额为基数,自贷款到期日和利息偿付日起按照每日利率万分之十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2、判决丰华鸿业公司承担金元百利公司为本案所支付的律师费 80万元;

3、判决吾思十八期有权就第一、二项所确定的丰华鸿业公司的债务,对丰华鸿业公司质押给吾思十八期的其对官渡国投公司享有的应收账款行使质押权;

4、判决吾思十八期有权就第一、二项所确定的丰华鸿业公司的债务,对佳泰房产公司质押给吾思十八期的其对丰华鸿业公司合法享有的 70%股权行使质押权;

5、判决佳泰房产公司、润泰置业公司、张立新、李锐锋就第一、二项所确定的丰华鸿业公司的债务,向吾思十八期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6、判决本案诉讼费用由丰华鸿业公司、佳泰房产公司、润泰置业公司、张立新、李锐锋承担。

法院判决:

一、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偿还借款49230万元及利息(借款期限内的利息即每笔放款之日起 18个月内的利息按年利率 20%计算,逾期之日起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的利息按年利率 24%计算);

二、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赔偿律师费80万元;

三、确认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有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70%的股权享有质权,在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履行上述第一项判决确定的债务时,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权以该质押财产折价或者就拍卖、变卖价款优先受偿。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追偿;

四、确认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昆明市官渡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基于合作“宝华寺一期”城中村改造项目产生的应收款账款享有质权,在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未履行上述第一项判决确定的债务时,深圳吾思十八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权对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上述应收账款优先受偿;

五、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楚雄润泰置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张立新、李锐锋对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第一项判决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楚雄润泰置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张立新、李锐锋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追偿;

六、驳回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36152.74元,由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楚雄佳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楚雄润泰置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张立新、李锐锋共同负担 3092537.47元,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343615.27元。

律师点评:

一、本案法律关系:

本案是比较典型的私募投资中LP直接起诉基金所投资项目公司的案例。从以上图中要以看出,作为原告的金元百利公司与被告丰华鸿业公司、佳泰房产公司等是没有直接法律关系的,中间隔着一个吾思十八期(有限合伙),本案中被告都是直接与其发生法律关系的即:吾思十八期通过中行深圳上步支付委托贷款49230万元给丰华鸿业公司,其他被告对此笔货款提供了担保。

二、本案焦点有二

(一)金元百利公司直接代表吾思十八期作为原告是否适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六十八条第(七)项规定:“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时,有限合伙人可以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由此可见,一般情况下有限合伙人是无权代表合伙企业提起诉讼的,只有符合“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时,才能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的。

本案中的吾思基金公司为吾思十八期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是否可以认定为“怠于行使权利”呢?

金元百利公司为吾思十八期的有限合伙人向执行事务合伙人吾思基金公司去函要求采取法律措施追加贷款及相关损失,但吾思基金公司回函因吾思基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志刚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账户被查封等原因不能行使权利。笔者认为,“怠于行使”可分为主观故意与客观不能或二者结有之,但怠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即有限合伙的权益得不到维护。所以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对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怠于行使”认定要宽松,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如本案中的“涉刑”,将其认定“怠于行使”是符合保护投资人权益精神的。本案中法院认定金元百利以自己名义提起诉讼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是值得肯定的。

(二)吾思十八期能否直接起诉丰华鸿业公司?

2018年 1 5日,银监会出台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第七条规定“商业银行不得接受委托人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经营贷款业务机构的委托贷款业务申请。” 第十条规定“商业银行不得接受委托人下述资金发放委托贷款:(一)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二)。。。。企业集团发行债券筹集并用于集团内部的资金,不受本条规定限制。”

如果按以上规定,本案中的委托贷款因款项来自“资产管理计划”,其合同的效力性就会存疑。

但本案中委托贷款行为在《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出台之前,按原来相关规定其效力没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确有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本案中,委托贷款合同是由委托人吾思十八期、受托人上步中行、借款人丰华鸿业公司三方共同签署,借款人当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代理关系,故委托贷款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吾思十八期及借款人丰华鸿业公司,所以吾思十八期可以直接向华丰鸿业公司直接主张本息偿还。

三、律师提示

需要注意的是,本案中原告所诉请都是代合伙企业即吾思十八期的,其判决的受益主体是合伙企业,不是原告。原告要想收回资金,还有些路要走。比如本案判决执行完毕后对合伙企进行清算,或者合伙企业将债权转让给有限合伙人原告,原告直接追索或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具体采用什么方式方法,还要结合合伙企业(基金)自身的具体情况而定。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