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遗嘱信托+意定监护”开创财富传承的法律保护新路径

惠裕全球家族智库 家族办公室
2020-09-23 05:38

重庆出现首例“遗嘱信托+意定监护”法律案件,开创财富传承的法律保护新路径


近日,重庆市国信公证处与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携手,成功办理重庆首例“遗嘱信托+意定监护”法律服务案例,既满足了当事人对指定特定监护人的要求,又能实现其对于财产处置的规划。


当事人王先生年逾四十,是本地知名企业家。几年前,因妻子染上赌博等不良习性,夫妻感情破裂。在艰难的离婚诉讼后,王先生争取到儿子的抚养权,但前妻为了争夺财产的种种行为和对儿子的不良影响,让他一直心有余悸。


近几年,王先生看到身边不少企业家朋友因各种原因意外身故或生意突发困难导致家庭发生变故的事例,萌生了提前做好财富传承安排的念头。但他却担心,在儿子尚未成年时若自己发生意外,前妻极有可能以孩子监护人的身份,觊觎王先生的家族企业和家庭财产,造成家产外流;即便到时儿子已经成年,也担心其年轻时能力和自制力不够,造成家产流失。


对于王先生的顾虑,公证员和律师多次讨论商榷,并邀请在此法律领域颇有经验的上海公证员进行个案探讨,最终确定通过办理“遗嘱信托+意定监护”的方式进行财富传承,即王先生选定其信任的人士作为受托人,王先生在遗嘱中指定其死后的财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其按王先生的意愿和事先设定的条件,为指定受益人(例如儿子)的利益处理信托财产和事务,同时指定律师作为遗嘱监督人履行监督职责,督促遗嘱信托的顺利执行。


本案中,公证与律师的有效配合,遗嘱信托与意定监护的纵向融合,在财富传承管理领域发挥了更大的效能和优势,真正实现了“人财两全”的财富保护与传承规划的目标。

什么是意定监护?


意定监护是近两年来逐渐被国内所认识的一种成人监护关系。


成年人监护,目前是一个社会难题。独居的老人以及失智失忆的成年人,一旦出了什么事,送到医院要做手术,没有监护人签字,是很麻烦的事情。意定监护公证可使委托人的住院医疗和大病监护等问题得到根本解决。随着我国老年化趋势的日益明显,尤其是上海,涌现了不少意定监护的案例。


2017年颁布的《民法总则》对于成年人监护进行了完善,首次设立意定监护,将意定监护的范围扩大到全部成年人,并不再区分老年人、精神病人,即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在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期间,可以与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当委托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将由事先确定的意定监护人履行监护责任。意定监护所享受的权利与义务与法定监护几乎相同,并且意定监护优先于法定监护。

意定监护不等于信托、遗嘱


上了年纪的人通常会考虑订立遗嘱、设立信托。那么有了意定监护,是否还需要遗嘱和信托呢?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意定监护包括人身照护和财产监护,但意定监护并不转移财产,强调的是民事行为能力的让渡和保护。委托人一旦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意定监护人可根据委托人的真实意愿,行使持久授权、医疗授权、生前遗嘱等决策。例如,意定监护人有医疗授权,可签字决定委托人的医疗方案,这是信托受托人无法完成的。但是,意定监护保障委托人生前的权益,如果委托人希望安排自己的遗产还是需要通过遗嘱公证和信托进行安排。


信托制度是典型的受托人代表委托人的意愿,以受托人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特定目的,进行管理和处分的制度。家族信托需要把财产过户到受托人名下,强调的是财产的隔离保护。


信托与意定监护结合的具体制度设计,既能满足委托人对于指定特定监护人的要求,又要满足其对于财产处置的要求,实现“人财两全”的财富保护与传承规划的目标。信托制度与意定监护制度的结合,也可以解决少数群体比如同性、失独、丁克家庭的财产保护与传承问题。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