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三大类信托产品如何甄选?

证 券 时 报 武 跃 进
2020-03-26 07:26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面积爆发,给各行各业带来巨大影响。当海外疫情逐渐蔓延,全球同此凉热,股市巨震频频,经济冲击显而易见,大家不仅关注自己的工作,更关心钱袋子会不会受到影响。


信托投资在理财品种之中相对小众,起点较高(普遍100万起),监管要求必须向合格投资者定向推介产品,大部分投资人对其相对陌生。然而,当您翻看不少银行理财产品说明书,在“产品属性”标注的“投资范围和限制”里会看到这款理财投向信托计划的比例。如果将这些银行理财比喻为高楼大厦,那么信托理财就是高楼之下的一部分地基,关乎安危。因此,了解此次疫情对于信托投资的影响确有必要。


疫情影响新项目设立进度


疫情对信托公司尽调新项目产生影响。


很多朋友在购买银行理财或信托理财时,往往只意识到自己买的是一款理财产品:它的收益有多少?期限有多长?然而,他忽视了理财产品本身。这类固定收益理财产品,它的底层资产基本上是来自于借贷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比如某家企业需要一笔资金用于扩大再生产,信托公司就会评估这家企业的资质,看它的信用评级怎么样?抵押担保等增信措施如何?利率多高合适?接着再设定产品期限、收益等条款,这类债性投资的模式相对简单。但信托公司并非银行,无法吸收公众存款,其提供给企业的信托贷款主要有两种来源:一种是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向个人或机构投资人募集资金,又被称为主动管理类业务;另一种是寻找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的单一资金,而如果信托项目由银行、保险等金融同业提供,资金也由它们提供,这类项目被称为通道类业务。在这类业务中,信托公司既不负责募集资金、也不负责资金运用,只是做账户监管、结算以及清算等事务性工作。


当疫情在中华大地肆虐之时,航班、高铁大幅缩减,写字楼等办公场所大面积封闭、企业生产经营陷于停滞。这些因素对于信托新项目尽调等业务产生了不小冲击,特别是对一些中小型信托公司。这些信托公司项目储备不足,一旦新项目尽调延期,容易引发产品断供。对于投资人来说,可以选择的信托理财大幅减少,甚至买不到了。对此,不少信托公司想出了新办法,比如视频会议替代现场沟通;采用无人机、无人车等新技术辅助人工现场尽调;合作的融资企业尽量聚焦于知根知底的伙伴,加快项目推进节奏。


疫情对信托公司资金募集也产生影响。


信托投资是资产与资金平衡的艺术,光有资产储备还不够,资金募集能力也要跟上。若确定了为某家企业提供信托贷款,信托公司却没有办法募集到足额资金,那么,这款信托项目终归难以落地,不仅折损信托公司的信誉,还打乱了融资人正常的生产经营节奏。


信托公司的资金来源通常有三类:


第一类是单一资金,特别是在通道类业务中,信托贷款所需资金来源于某一家金融机构,如果双方有心推进,其实并不复杂;


第二类是产品代销渠道,比如银行、三方财富公司、券商营业部等,通过它们的渠道募集资金。因为疫情,各类机构复工进程受阻,也在客观上影响了信托产品发行;


第三类是通过信托公司直销团队募集资金,俗称“自产自销”。这方面呈现出冰火两重天,大型信托公司已经开发了电子合同等线上签约手段,信托财富顾问在家里就能通过公司APP与投资人完成认购流程,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疫情影响控制在可接受范围内。不过,对于仍然依赖纸质信托合同的信托公司而言,疫情影响相对较大,毕竟牵涉见面签约,疫情期间客户接受度并不高。


整体来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放缓了信托资金募集的速度,同时,拖累了信托新项目的设立进度,削弱了信托业对于实体经济的输血能力。根据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2月共有52家信托公司成立824款集合信托产品,环比减少51.33%;募集资金规模为848.49亿元,环比减少51.91%。


三大类产品各受怎样冲击?


作为投资人,接触最多的信托产品类型有工商企业类、基础设施类和房地产类,不同类型的信托产品又受到怎样的影响呢?


1.工商企业类


信托公司合作的工商企业之中,受此次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旅游、影院等行业并非常见交易对手,这些行业共性在于资产不易变现、依赖资金周转,信托公司在选择工商企业时,更加关注两点:一是企业本身的资质,比如是否有外部公开评级,除了代表企业实力强,还意味着企业融资渠道更加多元化,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融资、发债募钱等,可以降低整体负债成本;二是关注企业的担保抵押等增信措施,比如企业以持有的某块住宅用地作为抵押,又如上市公司将所持股票质押给信托公司,再如企业帮助某地方政府运营园区、将对地方政府的应收账款办理抵押登记等,不同企业设计不同的风控方案。从掌控力来看,若以曾经火热的供应链金融作为工商企业类融资的切入口,对信托公司要求很高,涉及仓单管理、流向监控、甄别真伪等,若没有足够实业经验,单纯金融民工容易被骗得团团转。


2.基础设施类


基础设施类信托是指资金投资于基础产业领域的信托计划,比如修桥铺路、盖保障房、建设污水处理厂等,因包含隐形政府信用,又被称为政信类信托。疫情爆发之后,很多投资人非常关心武汉当地的政信类信托是否受到影响。其实,疫情并不能直接决定项目生死,它更像一块试金石、一针催化剂。


判断此类信托至少有四大维度:


一是看融资区域。通常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来衡量融资区域的实力,即有计划有组织并由国家支配的纳入预算管理的资金,包括工商税收、关税、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等,通常以30亿作为门槛,经济发达地区标准可以适当降低。需要注意的是它与地方政府债务率的观察视角并不相同,后者是年末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综合财力的比率,是衡量债务规模大小的指标,侧重于绝对量的描述,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则是现金流的描述。以江苏省为例,债务率在70%左右,比河南还高,但是由于江苏经济发达,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整体较高,金融机构还是更愿意做江苏的政信项目,毕竟现金流能够维系,项目就是安全的;


二是看融资人和担保人。政信类项目通常是由某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作为融资人,同时设置另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作为担保人,万一融资人还不上钱,担保人要替它还债,因此两者同样重要。这类项目可以从三个层面来看:第一是看评级高低,与工商企业类信托看评级的思路相似,毕竟信用很重要;第二是看债务结构,既包括资金来源,如银行、信托、债券等不同渠道的占比,又包括久期安排,如未来一年、两年之中需要偿还的贷款金额,确保信托贷款存续期间的偿债压力可以承受;第三是看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在当地的影响力,如果它是政府开展基础设施建设的“主力队员”,一旦停摆对当地经济会有很大影响,则是相对安全的;


三是看风控条款设置。信托的魅力在于个性化,体现在风控方面就是不同的项目匹配不同的风控措施,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模板,常见措施有应收账款质押,甚至土地抵押等;


四是看信托公司对风险资产的化解能力。金融的核心是对风险的定价,只要从事金融行当,不可能不遇到风险资产,掩耳盗铃没有用,磨好金刚钻才是硬道理。项目发生违约之后,一方面考验信托公司事前制定的风控措施是否扎实,能否保全投资人本息,另一方面也考验信托公司调动资源的能力,政信类项目一旦发生违约,往往牵涉多家金融机构,不仅有信托公司,还有银行、资产管理公司等。这就好比一群债主堵门要钱,欠钱的主儿却躺倒装死了,这时谁有能力让欠钱的人先起来还钱,谁当然就牛。


3.房地产类


房地产行业以高负债闻名遐迩,此番受疫情影响不小。据中国法院网公告查询,截止3月4日,2020年已有107家地产相关企业公告破产,再结合恒大打折卖房的新闻,房企境遇之难可见一斑。那么,是不是房地产类信托风险就很大呢?甚至会崩盘呢?当然不是。


房地产类信托的筛选标准至少有四个方面:


一是项目楼盘所处区域。由于房地产企业负债高,信托公司很少会发放纯信用类贷款,更多是将信托贷款发放给房地产企业为开发某楼盘而设立的项目公司(SPV),这牵涉不同地域的地产行情,省会城市、经济发达地区等人口净流入城市无疑是更好的选择,当然,周边配套也要给力,比如商场、学校、交通设施之类,满足基本生活需求。


二是楼盘结构。楼盘结构既包括产品结构,又包括成本结构。产品结构方面,关注是以刚需类住宅为主,还是以别墅类为主,别墅去化很慢,尽量回避纯别墅楼盘;成本结构方面,关注楼面价是否比周边楼盘便宜,这类项目更有安全边际。


三是合作对手。信托公司的合作伙伴应以大开发商为主,一方面实力雄厚,不容易出幺蛾子,另一方面团队操盘经验丰富,更容易实现销售,回笼资金。


四是看风控措施。信托公司应要求楼盘所属项目公司办理股权过户或质押、土地抵押、在建工程抵押、派驻董事、三章共管等,针对不同项目特点,予以组合使用。


三点后市预判值得关注


当各国政府意识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之后,纷纷行动,全力抗“疫”的同时,借助多重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工具,试图扭转经济颓势,具体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继续采用宽松的货币政策,维持市场足够的流动性,不论是美联储疯狂降息为零,还是国内央行通过逆回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等释放资金,都是“坐着直升机撒钱”;另一方面,全力维持社会底线,以财政政策为主。例如,近期国内政府出台的社保减免、税费优惠、补贴扶持等都是在试图维持就业底线,促使全社会回归正常运转。


变局之下,投资更要有前瞻性,至少有三点预判值得关注:


一,未来理财产品收益率维持下行趋势。对于很多信托投资人来说,尽可能买两年期左右的长期理财,提早锁定收益。鉴于信托产品会有定期付息,可以改善家庭现金流,缓解房贷等资金周转压力;


二,马太效应凸显。这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在经济下行过程中,资源会向头部企业积聚,大型信托公司的议价能力将得以提升,经济越是困顿,越是资金为王,谁能够向融资人提供及时、大额、可持续的资金,谁就能占据主导地位,拿到市场上最优质的资源;另一方面,对于信托产品的投向,重点选择那些融资人、担保人实力雄厚,地区经济发达,抵押物容易变现的信托理财,未来强强联合,将会带来更有力的安全保障。


三,投资收益呈现两极分化。经济灰暗之时,会有越来越多资金涌向实力强劲的融资人和经济发达的融资区域,在此基础之上的优质信托产品,其收益必然走低。然而,企业资信相对平庸、经济欠发达区域的信托理财则会由于资金出逃压力,被迫提高融资利率,这些信托理财收益会更高,但是风险不容忽视。这类两极分化的情况,未来会持续加强,愈演愈烈。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