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中行原油宝":是期货还是理财?损失谁来承担?

网易财经 admin
2020-04-29 06:29

4月26日,《华夏时报》总编辑,广发基金指数研究员、原油期货市场资深专家姚曦,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做客网易财经《长盛时间》,解密 “中行原油宝”事件,并对背后问题提出质疑和评论。

第一问:原油宝到底是期货还是理财产品?

水皮:如果它是期货的话,怎么就没有门槛(设置),一个银行怎么就可以轻松代理了?在这个过程中,银行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中国投资者不能直接上纽交所或芝交所交易,那么现在这些银行推出这些交易算什么?银行算是做市商吗?它一定说自己不是做市商。那么是在跟客户对赌吗?现在看交易的实质就是跟客户对赌,它是可以进入芝加哥或纽交所,它有大户头,回过头来它跟你们对赌。明白这个性质你就知道为什么前段时间工行、建行都紧急要求停止多头开户。知道为什么停多头开户吗?它为什么不停空头开户?

本质上它是在撮合交易,说得再极端一点,多头空头的单如果在这个平台上对齐了,对冲完之后,它甚至都不用到芝加哥那里去下单买入。因为这段时间油价跌得多了之后,中国投机者众多,想去发原油的财,都去开了多头,意味着没有空头增加,多头一下子增加出来很多。

换句话说,这时候银行就必须跑到芝加哥交易所,真的去开多头户。否则如果多空差不多,它都不用去开,它自己的系统里就给对冲了,然后干收你的手续费。

所以到现在实际上我不明白这个交易是合法的还是不合法的。

这需要银保监会与中国证监会一起认定,因为如果是期货的话,银保监会管不了,应该是证监会管,但证监会在这个过程中管过没有?没管过,说明它是理财产品,但实际上它是一个(高风险金融衍生品),包括他们说的保证金跌到20%就要平仓。这里保证金的概念一定是期货,但它实际上不是期货,所以它究竟算什么?

我记得七八年前深圳抓过一批这样的虚拟盘,香港人过来做的,根本不直接接入芝加哥或纽交所,就在自己电脑系统界面上撮合,后来行情突变,撮合不下去就卷款跑了。个人做这个事,公安一定认为是非法的,那么现在银行做就合法了吗?

姚长盛:银行做有可能问题会更大

它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一个期货产品,但它做的确实是期货,如果是期货产品,银行卖不了,而且不能自营做。最关键的是如果去WTI下空单,1000桶才能成一手,但在这里一桶就能买,所以不会有实单。

姚曦:原油作为大宗商品,普通人是不能投资的,因为大宗商品几万吨、几十万吨起售,普通人进入不了这个领域。普通人投资原油有几种渠道:1、期货。像上海原油期货,WTI原油期货,布伦特原油期货,这些都是比较出名的,是投资原油价格最直接的投资。2、ETF。它是以购买最终原油期货价格为目的的基金,最出名的是美国石油基金USO,是美国投资原油期货的ETF。3、投资石油公司的股票。这是间接投资原油价格的方式,比如广发石油、一些QDII基金,持有国外原油公司的股票价格。4、银行凭证。中银的原油宝就属于这种凭证类产品,它是以原油期货为标的的产品,跟原油期货价格一样,但跟期货有几个不一样的地方:

(1)交易货币不同。WTI原油期货只能接受美元交易,但原油宝可以美元也可以人民币。

(2)交易单位不同。期货是标准化的合约,最少1000桶起,但原油宝1桶起,可以0.1桶往上加。

(3)交易时间不同。中行原油宝的交易时间是从早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2点,但是原油期货的交易时间是全天24小时交易,所以原油宝和期货有一定差别,但实际上又是完完全全追踪期货价格(的产品),期货价格能够完全影响它的价格变动。

姚长盛:其实它是跟原油期货价格挂钩的一个场内产品,钱基本就在这部分里转。们现在买期货的话,能在银行渠道里买吗?

姚曦:肯定不可以。

姚长盛: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它现在已经长得像期货了,但又在银行渠道里,所以出现了怪胎。

第二问:损失谁来承担?

杨兆全:过去说投资者要谨慎理财,不要买高风险产品,不要找没有资质的机构。这次受损失的投资者恰恰在这方面都尽到了最大谨慎,首先他们找到的是中国非常有声望的银行。

其次,他们投资的品种是无杠杆的,稳定的。宣传册上说“适合小白投资的产品”,所以无论是投资对象还是产品,作为一个普通投资者,都是尽到了他们的谨慎。

尽到谨慎之后,还会出现莫名其妙而且巨额的损失,恐怕这个责任就应该是在银行方面来寻找了。比如是不是产品本身设计得是否不合理等。

第二,银行本身有没有能力、有没有法律上的权力发行这个产品?

第三,银行发售理财产品时,风险告知是否充分?包括这次期货的价格到了负37美元,这个可能的风险是否曾经告知过投资者,还是告诉投资者最大的风险就是本金全部损失。

第四,有人买1桶,量非常小,任何发行方都有责任和义务保证投资者是合格的投资者,他们通过测试、调查、问卷,要保证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投资经验和投资品种风险之间是完全匹配的,如果没有做到匹配,那么这个责任应该是在机构。

这个责任不是一般协会规定的责任,而是法律规定的责任,如果没有尽到责任,没有进行充分调查和确认就发售产品,发售方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姚曦:中国银行介绍原油宝产品时是作为做市商存在的,从金融层面理解,做市商首先是把多空双方的头寸搜集起来做对冲之后,再把风险暴露的头寸拿到市场上做对冲。按照这个说法,中国银行不一定刚好有那么多的多头头寸在芝商所,中间中行实际的损失可能没有这么大,但对于投资者来讲,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损失了。

从期货角度来讲,因为期货投资人员在做投资时都要经过投资者适当性风险评估,这些做完之后盈亏是自负的,这样就要定义中国银行这个到底是什么样的产品。

杨兆全:要来认定这-37美元由谁来承担,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要认清原油宝定性的问题,究竟是虚拟盘,还是投资者实际投资行为?

包括我们对合同的研究,以及和期货相关专业人士共同探讨,基本上认为投资者在银行所投的这个原油宝,是银行以芝加哥原油交易所数据为挂钩,自己设立的一个交易系统,所以投资者无论是买多还是卖空,都在银行设立的这个系统里进行交易。

有多有空之后,会形成一个头寸,不管是多的头寸还是看空的头寸,银行拿着这个富余的头寸在芝加哥的席位上进行交易,这样一来就实现了风险对冲。作为在原油宝里的投资者,实际上是以交易所数据,在原油宝的系统之内进行的投资行为。

以这样一个观点来看,中国银行在芝加哥交易所的损失完全是银行自己的交易行为,与投资者行为无关,因为投资者所投资都是在原油宝的体系之内,超出了这个体系之外头寸收益或亏损,不应该由投资者承担。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

姚长盛:但它有一个问题,挂钩这块难道不应该把亏损这部分认了吗?虽然我没有下实单,但是跟它挂钩,这是我原来产品设计的原则。

杨兆全:投资者的权利、责任、范围应该在这个产品内部本身来解决,而不是在这个产品之外来解决。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根据投资者和银行之间签订的合同来看,既然双方之间给予投资者的权利是在22点之前有权利交易,投资者尽到最大规避风险的机会也就是在22点,22点之后产生的风险不应该由投资者承担,这也是跟他的权利、能力和责任相匹配,以这样的法律原则进行分配。

作为投资者来讲,22点之后他完全没有任何操作能力了,之后的风险,银行作为做市商,作为这个系统最终的责任承担者,应该来负责22点之后的风险,它应该尽量降低22点之后的风险。所以让投资者在没有权利操作的时间段承担这部分风险,也是不公平的。

第三问:中行有多少头寸在里边?

水皮:现在咱们分成两步。第一步,任何一个做投资的人都会愿赌服输,这一点要作为前提。

第二,咱们的赌是跟谁赌?跟中行赌,那就看跟中行合约的要求,一切照规矩来。中行协议是到20号晚上10点,是跟中行的结算时间。那么10点以后呢?你做平仓,或者你替我移仓,那是你的事情。

此外,中行跟CME的结算,或者中行在CME的头寸是多少,现在鬼都不知道,只有中行知道,也许就没多少头寸,也许它挣钱了呢。

中行即便有头寸,它一定要在21号晚上那3分钟的结算时间跟芝加哥交易所结算吗?为什么要在最低点-37.4美元的时候结算?做期货的都知道,我不平你能拿我怎么办?我再追加保证金好了。中国银行哎!全世界最有钱的不就是银行吗?为什么要在那个地方认栽?追加保证金扛过那3分钟,收盘时就回去了,现在17、18块了,我还挣了。

第四问:中行有没有交易席位?

姚曦:关于中行在芝加哥交易所有没有交割机制的问题,首先从交割上来讲,中行作为金融机构是不能进行交割的。第二,因为美国的交割地在库欣,它的油罐、油库其实是被几家垄断的,信息也比较透明,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个时间点里,即使你有交割资质,现在油罐都已经租出去了,没办法收油。

所以中行在这个问题上选择了错误的换仓时点,被盯上了,然后被精准的狙击。

姚长盛:你觉得中行这次被盯上了是吧?

姚曦:对。

姚长盛:就是说,还是有人设计了它,最后完美的把它击杀了?

杨兆全:我认为所谓的击杀,不是说一两周之前设了一个局,而是到了临近交割的最后一天,市场上出现了还有很多多单没有平,这时候被人盯上了。

姚长盛:全都是肉。

水皮:市场真的是瞬息万变,充满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谁也不能保证最后一天一定是空头胜利,万一那天特朗普吃错药了,或者OPEC组织下定决心全部停产,油价在最后一刻飙涨到100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千万别把中行想得太愚蠢,为什么一定要蠢到最后一天才移仓?也许中行在赌一把大的呢?各种可能都是有的,咱们不评论这个事情,咱们只是从法律关系上来讲,你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国内的客户跟中行结帐,中行跟芝加哥算账,。

第五问:为什么只有中行“中枪”?

姚曦:为什么偏偏是中行?工行、建行也有这个产品,其实这跟合约设计有很大关系。工行纸原油是在最后交易日前一个星期开始移仓,中行是在最后交易日前一天开始移仓。

这里要普及一个期货知识,期货是每个月都有一个合约,每个合约到了最后一个交易日就移到下一个合约,之前的合约就失效了。其实大部分交易者一般会在最后交易日前一两个星期就开始移仓了,因为如果越靠近最后交易日,参与者就越少,参与者越少流动性就越差,流动性越差,你的单就更容易受到对手的狙击埋伏。首先这是合约移仓的漏洞。

第二,中行是不能参与交割的,在美国WTI原油期货的设计上,期货最终的流程是,如果不打算交割就移到下一个合约上了,如果一直拿着合约,就要承受交割风险。但中行是不能交割(实物原油)的,作为买方它买不到现货。

它是在美国库欣这个内陆地区交割,现在交割没有油管、没有油库,因为全都装满了。卖家把油放在这里,你来拿都拿不了。

所以这是合约设计漏洞导致的。一是交割时间,工行是移得比较快,美国石油基金是在每个月10号左右开始移仓,作为一个不打算交割的产品,你为什么要等到最后一个交易日再移仓呢?这不是摆明给别人(狙击埋伏的机会吗)?

水皮:我问两个问题,一是中行在芝加哥交易所有没有现货交割的资格?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我是客户,我跟中行约定什么时候移仓,如果移不成怎么办?芝加哥交易所那边没有对手盘,或者没有流动性,这个仓移不成,这个责任是谁的?

姚长盛:是这样的,移不成的话需要跟纽约结算中心去移,那个地方把所有单都吃下来,所以最后价格也是由那边定的。

水皮:你的意思是只要你想移仓,都可以移?

姚长盛:但你得把5月的仓跟纽约结算中心结完了,最后由它来兜底,因为最后势必会出现这种情形,两边不对等嘛,所以它有时候会接空单有时候会接多单,最后有一个兜底。

但您的第一个问题非常非常关键,我们也不知道中行在那儿有没有交易席位,或者通过哪个代理商在交易,到底是挣钱还是不挣钱,如果这次中行挣了钱,那就太开心了(笑)。

第六问:中国银行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水皮:其实银行作为中介,它应该挣它能挣的钱,它该挣的钱,所以刚才我说了(要不要脸)这个话。

2008年的时候,很多外资行推出了一种产品,“I Kill You Later(我以后慢慢杀死你)”。

比如你在我这里有几个亿,现在是牛市,我推出一个理财产品,大客户可以在这里买到八折股票,如果打八折可以买到新股的话,等于新股上市本身就挣20%。但它后面有一个条款,如果跌下来,必须不可撤销地以两倍比例继续买这个股票。

这其实就是对赌。后来出现好多穿仓,谁也没想到熊市来了,而且一下子熊得那么厉害。这是小概率事件,但它就是发生了,很多客户本金全部赔光,而且倒欠银行很多钱,跟这个模式是一模一样的。

姚长盛:但有一点,当时那个产品是给富人设计的。

水皮:所以我提醒大家,不光是原油宝的问题,你看纸黄金的设计里面也是埋了大雷的,一旦出现了不可预料的下跌,后面也有可能造成你倒欠银行很多钱。

所以我的意思是,银行就不该做这种产品设计,它不是干这个角色的,不是庄家,不能跟客户对赌,你应该是帮客户理财赚取手续费,那是旱涝保收的。所以应该搞清楚角色是什么,不是客户的对立面,它现在做“I Kill You Later”,包括原油宝、纸黄金这种,是把自己无形之中设计成了客户的对立面,客户赔得越多他们越好。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