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宜向全体老百姓直接发现金?看完这篇文章你就明白了

中国网 贾康
2020-04-14 07:02

“在中国,特别是我们人均财力还相当低的情况下,财政已十分吃紧的情况下,对所有成员一起撒钱,马云也一份,我也一份,你也一份,可能不太必要,或干脆说,没有必要。还是政府以聚焦扶助低收入弱势群体、掌握合理方式来花钱为好。”

本期主题:疫情面前,如何通过财政方式扶持和帮助中国低收入人群?中国政府能像有些国家那样,为所有中国老百姓发现金红包吗?

本期微评:可以借鉴美国给低收入社会阶层发配给券的形式,但是,在我国人均财力还相当低、财政已十分吃紧的情况下,向所有人普遍撒钱不可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后一年还要把剩下的贫困人口脱贫这个事儿做实,中国还要精打细算,财政要过紧日子。

特约评论人:贾康,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和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导,中国财政学会顾问,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委员会成员。

疫情背景下,特朗普说要直接给美国民众(其实是其中的低中收入家庭)的账户里打钱,大家有议论了:为了刺激消费,保障低收入人群的生活,中国要不要也直接向老百姓发现金。

最近半个月时间,广西、贵州、河北、安徽、四川等省份,还有南京、苏州、杭州、济南等城市都出台了类似发放消费券的措施。我看到的信息,现在多地已经在实际生活中推出了累计47亿元以上的“消费券”。

但需要识别一下,这些“消费券”还并不是政府直接把钱“撒”出去,一般情况下是政府掺合进去给点补助,而且有些地方只是对社会特定成员;有的比如要参加摇号,带点彩票娱乐这种性质。不同的消费事项,这种券的设计也不一样。

依我看,这种类型的所谓“消费券”,还不如称为政府补助式的商家促销,即在商家促销的同时政府加进去给了一些补助,并不是政府自己作为一个完全责任主体来安排撒钱。

政府撒钱,是没要商家一分钱,全是政府金库里的钱拿出来发的这个红包。中国本土有没有过这种先例?局部有过。东莞在前些年曾经完全用政府的钱,每个户籍人士一个红包,后来没有可重复性,没有再出现过。

要我说,如果我们动这个心思的话,可以借鉴一下美国过去一直有的给低收入社会阶层发配给券的形式。那其实也就是政府发的消费券,它被称为“coupon”。我在1988年到1989年,在美国做一年访问学者时,就注意到这个场景,超市里一些母亲手里拿着厚厚一沓子“coupon”在出口结算,购物车里堆着面包、牛奶、鸡蛋等等,往往看到这个母亲后面还带着四五个小孩一块跑来购物,显然是多子女家庭。

这个“coupon”作为消费券它的好处是什么?政府按照他掌握的各个家庭收入数据,在低于一定标准的这个对象群体里发“coupon”这个消费券,就是使政策目标人群即是低收入人群拿到以后,不会形成新的储蓄,需要在有效期内花掉,也可以避免另外一些发现金可能出现的情况,比如被拿去喝酒了、赌博了,甚至被人骗走了,没有达到改善他们生活境况的实际政策目的。

也就是说,这种配给券,进超市可以当钱使,买牛奶、面包、鸡蛋,但干不了别的。如果发现金,就容易出现与政策目标的扭曲,就是我们现在行话说的“绩效不高”,管理成本很高。

我认为在中国,特别是我们人均财力还相当低的情况下,财政已十分吃紧的情况下,对所有成员一起撒钱,马云也一份,我也一份,你也一份,可能不太必要,或干脆说,没有必要。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后一年,还要把剩下的贫困人口脱贫这个事儿做实,需要花钱的地方不少,中国还要很好地精打细算,财政要过紧日子。综合考虑,如果让我提建议,我是把这个按人头普遍撒钱方案排除掉的,还是政府以聚焦扶助低收入弱势群体、掌握合理方式来花钱为好。


来源:中国网;原标题: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宜向全体老百姓直接发现金?

评论

扫一扫手机阅读

︿

×